讓“痕跡”說話

———記“國寶級”痕跡檢驗專家崔道植

來源:哈爾濱新聞網編輯:楊焯蘭發布時間:2019-06-18 查看數0

崔道植在實驗室進行痕跡檢驗。

清瘦且腰桿筆直,滿頭白發仍思路清晰,和藹親切又堅毅果斷。6月10日,當記者見到這位被稱為中國公安刑偵領域的“定海神針”、“國寶級”痕跡鑒定專家崔道植時,很難把他跟85歲的年齡聯系在一起。這位從警64年,檢驗鑒定的痕跡物證超過7000件,經手案件無一差錯,至今仍孜孜不倦工作的老公安,用自己的忠誠與堅守鑄就了一個中國警界的傳奇。崔老說,這輩子當警察當對了,從未后悔。盡管年事已高,但“只要組織有需要,我隨時聽從召喚”。

警界傳奇填補鑒定空白

“手印、足跡、工具痕跡、槍彈痕跡、特殊痕跡……從這些犯罪現場遺留的各種痕跡物證中,就能判斷出嫌疑人的性別、身高、年齡等信息。雖然這些痕跡有可能只有一根頭發絲直徑的十分之一那么微小。我的工作很枯燥,也很辛苦,但我很喜歡。”說起工作,崔道植滔滔不絕。

1934年6月17日,崔道植出生在吉林省梅河口一個貧困的朝鮮族家庭,4歲喪父、6歲喪母,小學、初中,都是靠村里的助學金念完的。初中畢業后,成績優異的他原本被保送高中,卻因抗美援朝戰爭而中斷。1951年,17歲的崔道植參加了入中國人民志愿軍;1955年,他從部隊轉業到黑龍江省公安廳,成了我國第一代刑事技術警察,也是當時黑龍江省公安廳唯一的刑偵技術人員。

他先后到中央民警干校(現中國刑警學院)、哈爾濱業余職工大學、哈爾濱醫科大學學習,刑事科學技術以及與之相關的醫學、數學和邏輯等方面的知識積累讓崔道植豐富了自己的才干,也讓他對黨充滿了感恩。

過去幾十年間,除了奮戰在痕跡鑒定前線、偵破疑難案件,崔道植還將大量精力用于攻破工作中遇到的技術難題。他從未停止過對新知識的吸收和對新技術的探索,包括痕跡圖像處理系統、彈頭膛線自動識別系統等,填補了國內刑偵技術的一項項空白。

1975年,公安部在鄭州召開全國刑事技術工作會議,安排他與其他4個省的同行承擔了《人手各部位長寬度與身高、年齡、體態的關系》的科研課題,共搜集了12500人的125000份指紋卡,崔道植運用數理統計學對國人手掌各部位長寬度進行了系統的統計分析,首次測得了國人手掌各部位的正常值和它與人體身高、年齡、體態的關系,為利用現場手印分析犯罪分子某些生理特點提供了新的依據。

1981年以來,崔道植圍繞槍彈痕跡檢驗方面先后撰寫了《根據7.62mm手槍射擊彈殼痕跡判斷射擊槍種的探討》《64式手槍指示桿痕與59式手槍拋殼挺痕位移的研究》《槍彈底座痕跡拍照規范》《偵破涉槍案件最有效的方法——建立槍彈痕展檔案》《根據射擊彈殼與射擊物確定手槍射擊位置范圍》等論文。他還開創了指甲同一認定、牙痕同一認定并偵破疑難案件的先河。

崔道植發明了一種用特制鋁箔膠片提取彈頭膛線痕跡的技術,并獲得發明專利證書。同時,他還設計制造了一種彈痕展平裝置,并獲得實用新型專利證書,用它復制出來的膛線痕跡,既清晰又穩定。他和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王志強以這兩項專利技術為基礎研究出“彈頭膛線痕跡自動識別系統”,于2001年10月16日通過了部級專家鑒定。

多年來,“彈頭膛線痕跡自動識別系統”中的“制模片”及“彈痕展平裝置”已在全國13個省、市、地39個單位采用,并以此技術破獲了一批涉槍案件。

定海神針讓彈痕“說話”

崔道植參與偵破的全國大要案件不計其數,張君、李澤軍特大系列搶劫殺人案,白寶山襲軍襲警案,鄭州特大持槍搶劫殺人案……他對蛛絲馬跡的勘察分析讓一個個謎案真相大白。

“我的工作離不開顯微鏡,每當發現一點點痕跡,我就會非常高興。它們雖然不能真正開口,但對于破案常常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1996年3月至12月,北京、河北接連發生7起襲擊武警、駐軍哨兵,搶劫武器彈藥、持槍搶劫殺人案;次年7月,新疆也接連發生3起持槍搶劫巨額現金案。

該案被公安部列為1996年“1號案件”、1997年中國十大案件之首。由于沒有直接目擊人,案件偵辦一度陷入僵局。

時年63歲的崔道植受命千里馳援,案件偵破重點被定為“以彈定槍,按槍找人”。北京和新疆,相距3000余公里,兩地槍案是否出自同一支槍?多位專家給出否定回答。

經過三天兩夜的鑒定對比分析,依據彈頭遺留的幾條肉眼幾乎無法辨認的膛線痕跡,崔道植得出結論:兩地槍案現場彈殼皆為同一支“八一”式步槍發射,歹徒很可能是在北京犯罪后被送往新疆服刑的人員。

崔道植給出的意見指明了偵查方向,一周后案件告破,犯罪嫌疑人白寶山的情況與崔道植的判斷完全符合。

從警64年,檢驗鑒定的痕跡物證超過7000件,經手案件無一差錯……從黑龍江省公安廳刑事技術處退而不休20年,陪著患阿爾茨海默病的老伴住在呼蘭區一家老年公寓的崔道植每天仍坐在全套痕跡鑒定設備前,作為公安部特邀刑偵專家,不斷接收公安部及全國各地傳來的疑難刑事案件痕跡鑒定樣本和檢材。從半枚指紋、一道槍痕、幾顆彈殼中尋找能夠讓案件水落石出的蛛絲馬跡。從少年到白頭,他對待工作的鉆研與細致,從未改變。

父子兩代人四個警察

“三個兒子從小就看著我一直忙于工作無暇顧及他們,知道這份工作十分辛苦,但三個兒子還是都成了警察!”崔道植告訴記者,他的三個兒子從警也是深受他的影響。其中,小兒子崔英濱更是成了父親的“翻版”,在哈爾濱市公安局從事痕跡檢驗工作。

2017年夏天,老伴的阿爾茨海默病已經惡化到記不清三個兒子,崔道植和她一起搬到老年公寓居住,同時也搬去了自己的痕跡鑒定設備和書籍資料。工作時,老伴時常會搶走他的書和電腦,崔道植就像哄著小孩子一樣溫和地拿回來,一直等到她熟睡后半夜時分再工作。雖然已經記不起自己的名字,但老伴對于丈夫的工作印象深刻,現在也常常嚷嚷著,“我要去省廳,我是做槍彈檢驗的”。“照顧這種病人,誰都代替不了老伴,子女也不行。以前我忙于工作,都是她照顧我、照顧家,現在換我來照顧她。”提起老伴,崔老滿心愧疚。但說到工作,又滿是堅毅,“我現在身體很健康,手腳也利索,老伴的病情也還穩定,只要組織有需要,我隨時聽從召喚。”

稿源: 哈爾濱新聞網-哈爾濱日報) 

作者: 王驍 )

網友評論

已有0人評論,0人參與
(請登錄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藍網app
    藍網app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哈爾濱廣播電視臺 版權所有 2007 地址:哈爾濱市香坊區華山路1號 郵編:150036 總機:0451-87996114-轉各部

    黑ICP備0800336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811610 國新網許可證編號:2332007009

    15选5胆拖中奖规则